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评优创建>>有道德的人

“金凤”凭风展翅飞——我校今年毕业生李金凤考取大学后受到社会各界资助

真的太感谢你们了,我们遇上贵人了。黄玉兰撑着虚弱的身子,一边用干瘪的手臂擦着流淌不止的泪水,一边颤巍巍说:我家金凤这下就能上大学了。821,区政协主席王国权递来的政协机关全体同志捐赠的1万元现金,江苏万豪物业公司董事长严英华递上2万元现金时,围观的群众鼓起掌来:共产党就是好,社会主义就是好!”

黄玉兰是马甸镇乾益村人,今年70岁。19921110,她随丈夫李克金在江西省奉新县罗市镇帮人家烧窑,挣点工钱。

忙完一天的活,已是掌灯时分。夫妻俩收拾好工具,在返回工棚的路上,李克金隐隐听到不远处的山脚下传来婴儿的哭声。他们寻着声音来到了山脚下。

他们发现山下羊肠小道边有一个抱被子,里面婴儿正有气无力地哭着。夫妻俩大声喊着:谁家的孩子落这儿了——”等了好长时间,没人回应,只有空谷回音。

李克金和黄玉兰当年已届五十,膝下无子。看到这个弃婴,他们蹲下身子,小心翼翼地打开襁褓,只见这个婴儿浑身灰扑扑的。由于扭动,婴儿细嫩的皮肤已被蹭破,血痂拷在衣服上。襁褓里有张纸条,上面写着出生日期:1024

当晚,老两口将弃婴抱回工棚后,立即烧水,将婴儿浸泡在温水中,小心谨慎地褪去沾满血渍的衣服,让嗷嗷待哺的婴儿吃上了自家的第一口饭

我和玉兰都是穷苦人出身,我6岁丧母,12岁失父,玉兰比我大3岁,在她很小的时候,她们家里的人都死光了。后来她从宝应县流浪到金湖。我们俩结合到一起。去年,玉兰得了食道癌,花了不少钱,拉下了债。说到往事,李克金老泪纵横:虽然不是亲生的,但是,我们视这个孩子为掌上明珠,再穷也不会少孩子吃的穿的。我们给孩子起名叫李金凤,巴望着她能象金凤凰一样,日后飞出这个穷窝。

一晃八年,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。李克金夫妻俩从江西回到了老家。为了能让小金凤上学,李克金跑前忙后,给孩子上了户口,把她送到了学校。孩子很争气,读到初中,小金凤一直是学校里的尖子生

3年前 ,她考上了一定发娱乐城,李克金毫不犹豫地把女儿送到城里读高中。

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小金凤从小就很懂事,假期回家总是帮着父母干活,这让父母很欣慰。

转眼到了今年715日,红彤彤的喜报送到了李家:李金凤被湖南商学院录取,成了一名大学生!

穷窝里终于飞出了金凤凰,我们这样的人家也出了个大学生,这是我们多年的梦想。面对这喜讯,李克金夫妻既高兴又揪心:可我们都是70岁的人了,把金凤拉扯到今天,我们老骨头都要苦散架了。家里只有4亩地,仅靠这点收入,也供不起孩子一学期的学费呀,这可怎么好?

俗话说,一分钱逼死英雄汉。这些天,李克金夫妻俩愁眉不展,为孩子的学费长吁短叹:到哪筹集这笔钱呢,即使七拼八凑借到钱,把孩子送到大学了,可还有3年半的大学费用哪里来?看到小金凤拿着录取通知书流泪的样子,老俩口的心象针刺般难受。

正当李克金失望之际,区政协主席王国权得到了这个消息,他说:绝不能让李金凤上不起大学!他发动政协机关全体同志为小金凤捐款,并亲自将助学金送到了李家。

知道小金凤的情况后,我心里感到沉甸甸的,产生了资助这个小女孩的想法。这不仅仅是企业家应尽的社会责任,也是一名政协委员的责任,更是社会大爱的具体体现。我代表江苏万豪物业公司资助其2万元,个人承担小金凤大学四年的学习和生活费用。一向乐善好施、勤于慈善事业的区政协常委、江苏万豪物业管公司董事长严英华说:我希望通过微薄的力量,圆贫寒子弟大学之梦。

可以去读书了,多日愁眉紧锁的李金凤脸上终于绽放出幸福的笑容。感谢党和政府,感谢严董事长和天下所有的好心人。李金凤激动地说:我将一生感激资助我读大学的好心人,我将一生以他们为榜样,做一个有爱心的人。

另据了解:近日,南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答应资助李金凤5000元;在锦绣装饰城打工的张先生委托淮海晚报记者将3000元现金交给李金凤父亲。(庞卓蓉摘自淮安文明网并编辑整理)


附件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